鱼粮

2021-10-21 03:42:01 作者:鱼粮

  鱼粮来自鱼粮即使有人想起来,也不过是叹息一声。她从小看着裴谦长大,本就待他如亲生儿子一般。她拼命努力,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,不停的充实着自己,才有了后来的风惜画。先不说她是个庶女,光是这背地里绕来绕去的花花肠子,就让他很不喜了。这个女人怎么敢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?她根本就不相信,这不过是一面之词!

她看向裴谦,眼眶通红的说道:“月儿不知道月儿究竟做错了什么,当初,明明是谦哥哥说了,要对月儿一辈子好的。

其实这一切,她需要感谢裴谦,还有那时候的苏晚卿。但是,惜画真的不是有意要抢走谦哥哥的,你也不要怪谦哥哥,他也不想这样的……”

风惜画楚楚可怜的神情,顿时引起了在场人的怜悯。

当她知道,裴谦当着众人的面宣布,要娶苏晚月为妻时,她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。但如今,苏晚月这么一闹,看来,都不需要她动手,苏晚月就已经落败了。但之前自己的儿子喜欢,她也不便多说什么。她三两步走过去,就要去扇那风惜画,但裴谦阻止了她。”

听到裴谦这般亲切的唤风惜画为“画儿”,而且字里行间都是对她的维护,苏晚月如何受得了?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已经不像平时的自己了,换做平时,无论如何,她都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,今天的她是怎么了?

苏晚月来不及细想,她已经要爆炸了。但小二毕竟曾经是苏晚卿的未婚夫,即便二人没有感情了,裴天宇也不希望,他将来的妻子跟苏晚卿有亲戚关系。

风惜画心中很清楚,裴谦娶她,很大一个原因不过是因为,他们二人之间有了肌肤之亲。大家看到苏晚月,都有些惊讶,同时又带着一丝看好戏的心情。她往前一步,还要继续说下去,她不相信,今天她讨不回这个公道。二皇子和风小姐站在一起,的确很般配。但是,苏晚月却出现了。

但在裴谦的身边,从来不缺少优秀的女子,身份地位其实也不差。苏晚卿那时候并不美,整日擦着俗气的脂粉和穿着五颜六色的衣裳,胸无点墨,跟她完全无法相比。

裴天宇看着面前的小两口,眼中带着一丝满意。

她不管不顾的大喊道:“若非是这个小贱人设计了你,她又怎会抢走了原本该属于我的一切?谦哥哥,你擦亮你的眼睛,看清楚,她根本就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蛇蝎心肠的女人!你不要被她骗了呀!”

苏晚月说的话越来越难听,裴谦的脸色也越来越沉。

“你有何不满冲我来便是,何苦要伤害无辜的画儿?她根本没有做错什么,这一切都是由我引起的。裴谦不是忘恩负义的男人,即便他不爱她,他也会对她负责任。这不是打晚卿的脸吗?就算她已经不在意,但他这个做皇上的,底下有个最宠爱的儿子,他能不介意吗?

旁边的皇后看着风惜画,眼中也闪过了满意。”

风惜画听闻,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。

就算裴谦真的要娶风惜画为二皇子妃,她也不会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认输,她更不会让他们好过!

苏晚月还未开口,人群中忽然传出来一个声音:“苏晚月,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,难道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?”



后面的风惜画绕过裴谦,站在苏晚月的面前,她轻轻的掀开了自己的盖头,露出精致绝美的面庞,有些委屈的看着苏晚月道:“月儿妹妹,惜画知道,是惜画对不起月儿妹妹在先。这般看来,二人着实相配。她不喜欢苏晚卿,自然连带着苏晚月,也不会有什么好感。

在到达皇宫后,风惜画在一头红纱的遮挡下,什么也看不清,只能看到一个很模糊的轮廓。从她很小的时候遇到裴谦的那一刻开始,这便一直是她的梦想。

风惜画自然没有将自己真实的心情表露出来,她只是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一步,抓紧了裴谦的手。

在一个没有人关注的角落,苏晚月满是通红的眼睛,仇恨的看着面前喜气洋洋的一切。

但就是这样的女人,一直陪伴在裴谦的身边,从未离开过。

苏晚月看裴谦不说话,神色间不禁闪过一丝得意,知道自己戳中了裴谦的痛点。风惜画与二皇子之间的事情,他们也略有耳闻,这风姑娘,分明也是个受害者,怎么到了苏晚月这里,就变得如此的不堪呢?

苏晚月听着风惜画的话,几乎都要气炸了。原本打算远离一切的,但没想到,时至今日,她终究还是搅了一池的浑水。他忽然觉得,风惜画似乎也不错,虽然一开始是因为他被陷害了,况且风惜画背后的势力也吸引着他。

再加上如今的苏晚月,本就是个残花败柳了,她也不怕自己的破事儿被公之于众。高傲的风惜画,不得不承认,自己其实很嫉妒苏晚卿,也很羡慕她。但她并不害怕,因为此刻,裴谦便在她的身边,牢牢地牵住了她的手。庶女终究是庶女,即便得到了二皇子一时的垂青,在这个时候依然上不得台面。

裴谦挡在风惜画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晚月,眉峰皱得更紧了。最后的一丝愧疚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可是如今,谦哥哥你转眼就娶了别的女人,你这样做,可对得起月儿?”

裴谦听后,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。

旁边的人看着这对金童玉女,原本窃窃私语的声音都小了下去。

她浅笑着对旁边的裴天宇道:“皇上,这二人当真是金童玉女,站起来多般配呀。从知道苏晚卿与裴谦有婚约之后,她便一直暗暗的努力。

若今日苏晚月乖乖的,也许她还愿意接受,自己和她共侍一夫。

如今出了变故,裴谦娶了风家的小姐,皇后一向对她很是欣赏。这苏晚月就算性子温婉,但终究是那苏晚卿的二妹妹。的确是他有错在先,画儿是无辜的,月儿也是无辜的。但她很快镇定了下来,先不说自己之前对裴谦做过什么,即便是有,背后操作的人也是苏晚卿,她办事向来不会留下把柄,即使有,也不一定会找到自己头上。想到这里,风惜画的心里又镇定了一些。一旁的风致远严肃着一张脸,在看到自己的夫人哭了后,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无奈,半晌才伸出手,安抚似的拍了拍风夫人。

但是她风惜画,不会后悔。原本生活在这皇宫中,勾心斗角免不了。”

就在裴谦和风惜画完成了礼仪,即将给皇上和皇后敬一杯茶时,苏晚月三两步的从角落中走了出来,大喊了一声道:“我不同意!”

这一嗓子,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。

世间最难以阻止的,便是不知不觉中诞生的感情。

风惜画听到了苏晚月的声音,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风夫人在感受到风致远的安抚后,眼泪却流的更欢了。她之前从未发现,这两个人,居然暗暗生了情愫。这让风惜画既感动,又心酸。

裴谦感觉到风惜画的害怕,回握着她,看了她一眼,给她无声的安慰,尔后他抬起头,看着眼神带着疯狂的女人,微微皱起眉,开口道:“月儿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裴谦看向风惜画的眼神,彻底将原本就处于暴走状态的苏晚月,火上浇油。

一旁的风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,眼眶不禁有些温热,她掏出手帕,轻轻的擦拭了一下眼角。

后来,苏晚卿与裴谦退婚后,她天真的以为,自己等到了。

裴谦原本有些复杂的心情,忽然有些变化了。但月儿此刻当着众人的面,将这件事情讲了出来,饶是裴谦,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了。

虽然对苏晚月抱有一丝同情,但大伙儿更多的,还是对二人的祝福。况且他们二人的身份也足够相配,风小姐作为风太傅的女儿,又有着天离国第一才女之称,他们的二皇子,在天离国的名声也是极好的。

她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能够嫁给裴谦。

“一拜天地——”

“二拜高堂——”

风惜画看着面前嫣红的衣角,眼睛柔了下来。因为苏晚卿的缘故,他本来就不喜欢那劳什子苏晚月。

裴天宇也抚掌笑道:“没错,看来朕同意你俩的婚事,的确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风惜画看着镜子中绝美的面孔,一时之间有些怔愣,镜子中的自己,有些模糊的面容,跟平日里的自己完全不一样。

两个人的脾气都这般契合,这个时候,根本没人想起来,原本的二皇子妃应该是苏晚月。

裴谦看着面前带着红色头纱的风惜画,即使看不清她的面孔,他也知道,此刻的她一定很美。

这一切,本该是她苏晚月的东西,怎么就变成了风惜画那个小贱人的!若非那个小贱人在背后耍了手段,这一切,都不可能会有任何的改变!这时候的她,早就欢欢喜喜的当上梦寐以求的二皇子妃了!

凭什么,她就要忍气吞声的接受这一切?

嫉妒和仇恨完全蒙住了苏晚月的双眼,在听到旁边的人在赞叹裴谦和风惜画有多般配时,苏晚月的精神真的彻底的崩溃了鱼粮

  

    标签:

    上一篇 :下一篇 :

    热门推荐

    最新文章

  • 热血江湖武器

    2021-10-21
  • 西装简笔画

    2021-10-21
  • 套装女装

    2021-10-21
  • 口罩品牌

    2021-10-21
  • 整租一室一厅

    2021-10-21
  • 卫衣怎么洗

    2021-10-21
  • 烘焙培训

    2021-10-21
  • 雨伞图片

    2021-10-21
  • 明星网红店

    2021-10-21
  • 鱼粮锦鲤

    2021-10-21
  • 鱼粮

    2021-10-21